辦公室裡同事們閒聊的對象常是學生。

那一年,開學不久,坐在對面的王老師新接一個班級,
才沒幾天就聽到她喜孜孜的說:
「我今年的運氣真好!這個班的家長也挺願意配合,
班上的素質很整齊,尤其有一個學生,將來有可能當總統!」
到底發生什麼大事?讓王老師這麼看好這個學生的未來?
原來,當大部分小一新生對學校都還不太熟時,
這個學生竟然在班上發送自製的注音版學校地圖。
王老師展示那張稚氣的手繪地圖,很得意的說:
「我從來沒遇過這麼有創意的學生!
這張地圖讓他成為孩子王,但他一點都沒有霸氣,跟誰都合得來。
才幾天而已,就顯現了十足的領袖氣質,真是不容易!」
王老師的運氣讓大家十分羨慕,
「得天下英才而教之」本來就是人生的一大樂事啊!
我有點扼腕,我教自然科只教一到八班,王老師卻在九班。
不能教到這種天才型的學生,真有點遺憾呢!

王老師本來就是個負責認真的老師,教到這一班,更激起她百倍的教育愛。
她不時向我們報告班上學生的動態,那個未來可能當總統的學生,更是她的最愛。
她常這樣引起話題:「我們班那個十六號啊……」
接著說的都是十分令人感動,不太像七歲孩子做的事。
這個神祕的十六號,曾把自己的飯盒分一半給飯盒打翻的同學;
曾義正辭嚴的指責嘲笑別人跌倒的同學;
曾在王老師感冒失聲時,默默的泡一大壺彭大海加菊花!
神祕的十六號做這些事時,都是默默的做,
王老師常要等其他家長的感謝在家庭聯絡簿上出現時,
才知道十六號又做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。
這麼小的孩子,怎麼懂得利他的行為?
怎麼能那麼心甘情願的把東西與人分享?
每聽王老師說一次,我就在心底暗暗佩服一次。

我們已經習慣把這個十六號稱做王老師的「寶貝」。
十六號的厲害還不只於此,他的成績很好,字也寫得很漂亮。
王老師曾亮出十六號的國語習作給我們看,
那端正清晰的字跡,超過許多二十歲的大人。
更難得的是,十六號這些全是自動自發的。
據王老師說,十六號的爸爸只是退伍老兵,年紀超過六十了,
媽媽又是領有殘障手冊的小兒麻痺症患者。
在家裡爸媽幾乎沒時間管他,這個十六號還是樣樣比別人強。
我想到阿扁總統就是貧戶出身,父母只是很平凡的農人,卻能造就一個總統。
每次談到這兒,我們都不免感嘆上天的安排:
有的父母得花許多錢送孩子東學西學,深恐孩子輸在起跑點,
但是孩子卻像扶不上牆的軟泥巴,一沒人叮嚀就全然失控。
十六號的父母為生活奔波,忙得根本沒時間給孩子「加強」,
但十六號的表現卻是那麼的好!

第二學期,原來教王老師班自然科的秦老師請假,
為了親眼目睹這個神奇的十六號,我自告奮勇教他們班的自然課。
第一堂課點名時,我仔細的看了看十六號。
他穿著簇新的衣服,一副無精打采的模樣,讓人非常失望。
這真的是王老師的寶貝十六號嗎?
再一次仔細看看他的名牌:10916,沒錯啊!就是讓我如雷貫耳的十六號!
我簡單的問了幾個上學期應該教過的概念,很多學生都舉手發言。
我一直很期待十六號的回答,
可是他從頭到尾只會呆呆的坐著,一雙無神的眼睛盯著自己衣服上的鈕扣。
難道王老師一整個學期的描述都是虛構的?
我絕對不敢相信!沒有任何一個老師會做這麼無聊的事!

不用幾天,我就發現:這個十六號簡直是惡魔的化身!
我幾乎每節課都要調停他和同學間的糾紛:
一下子是未經許可拿同學的東西、一下子是粗手粗腳動到同學卻不肯承認。
他似乎非常容易動怒,一生起氣,周圍的同學都遭殃。
我對孩子的容忍度已經算很高的,但也已經氣得快打人。
有幾次我無計可施,只能從他背後緊緊的扣著他,希望他別又對同學動手動腳。
我可以感覺到他原本僵硬的身體,在我的懷裡慢慢的融化放鬆,
從我懷裡掙脫出去後,他會較為安分些,但也不能維持太久。
上過幾堂課,我心中的疑惑已經多得快把我淹沒,
我實在不敢問王老師是怎麼一回事?
我很謹慎的回答王老師詢問的問題:
「我們班還好吧?有沒有什麼問題?」
我很留意的觀察王老師的容顏,在她的臉上,看不出特別的煩躁,
我無法從中推斷十六號是否也造成她的困擾。

除了多上兩節課外,我又報名研習中心的一項長期研究計畫,
所以這一學期我很少在辦公室待著。
不是去上課,就是去找資料,我很少在加入辦公室中分享經驗的對話,
所以也沒再聽到十六號神奇的事蹟。
另一方面,我實在不好意思問:為什麼十六號的表現這麼差?
我總會想到「踰淮為枳」的典故,按照理論,從學生可以看到老師的影子。
十六號如果真的在王老師面前和在我面前有這麼大的差異,
那不是表示我教得不夠專業?
一想到這點,就讓我心裡非常不安。
我像穿新衣的國王,深怕別人戳破謊言,
發現真相,知道真正的問題是在我身上。

我有些後悔接了秦老師的工作,
如果不接,也許我可以多兩節備課的時間,
也許我可以聽到更多有關十六號的報導。
可以確定的是,我一定不用常常生自己的氣,
氣這個十六號打斷我的上課,把我的教室弄得雞飛狗跳。
然而,我從來不是一個容易輕易放棄的老師,
既然問題是出在我的身上,就得在別人發現前趕快補救,
我想好好的改變我的態度。
於是,我對十六號用了加倍的心力,兩節課的下課時間,我把他叫到身邊。
有時不斷的逗他說話,有時請他幫我做事情。
當我提出一個問題時,我總會把眼光轉向他,一種非常溫柔、期待的眼神。
我的問題不難,又會在提問時加了許多暗示,答案幾乎是呼之欲出。
其他的同學老早舉著手揮舞著,急切的希望我趕快點他們起來發言。
我常把教室的氣氛弄得像一鍋沸騰的水,
因為我在等,希望十六號能自動的舉手發言,恢復他應有的表現。
終於,有一天十六號舉起了手,我像中了特獎一樣,趕緊請他站起來說一說。
天啊!真不愧是王老師的寶貝,他回答得非常好,我忍不住請全班為他鼓鼓掌!

有了這一次的打破僵局,我和十六號之間逐漸建立了信任。
我知道他家沒有很多的錢買課外書,就把自己買的科學童話借他。
我不經意的問他書中的內容,他都能一一回答。
當他把我這套書都看過了,我教他可以到圖書館借書。
隔了一個星期,他捧著自己借的書給我看,
自告奮勇的說,願意在課堂中講一個有關影子的故事。
就像磨合過的汽車,我們之間的溝通越來越順暢。
我隱約感覺到他很喜歡我,也很願意在我面前有好表現,這點讓我十分欣慰。
有一次,我摸摸他的頭,隨口問了句:「是誰幫你洗頭的呀?」
下一次的自然課,他像一隻甜蜜的小貓倚在我身邊說:
「老師你摸摸看,昨天是我自己洗頭的喔!」
看著那個小小的頭顱,我想到這幾個月馴服他的過程,心中產生了許多想法。
還好,我終於找到了問題的所在,
不然傳出去說,我把別人的資優生教成問題學生,那是多麼丟臉的事啊!

我承認我對十六號是有點偏心,但對一個好學生有偏愛的心是應該的。
自從他恢復了該有的水準,班上的氣氛好極了,我教起來很有成就感。
我漸漸能體會到王老師津津樂道的原因,
現在連我也忍不住想把心中的得意告訴別人呢!
學期結束時,我要學生做兩張圖文報告。
才一年級的孩子,我不敢要求太多,
只要他們能正確的剪取報章或雜誌的資料,端端正正的貼到資料本上,
然後寫一段短短的心得報告就好。
我把所有班級孩子的作業堆在桌上,
如果真要仔細看完這些作業,得花許多時間,我只能走馬看花的瀏覽過去。
但是我忍不住被十六號的作業吸引住。
這一學期他看了不少課外書,他的報告竟然是十篇讀書心得。
他用充滿童心的語氣寫下對這些動物故事的看法,
還畫上美麗的插畫,這已經不是簡單的短文,而是一篇篇精采的文學作品。
我忍不住把這份作業拿到王老師面前,
告訴她:「你們那個十六號真不是蓋的,我看他將來別去當總統了,
應該改行當動物生態作家!」

我的話讓王老師足足愣了三十秒,
她一臉茫然,彷彿完全不知道我說什麼。
我把作業推到她面前,提醒她:
「你說過的呀!那個你的寶貝呀!
會自動把東西和別人分享,很有領袖氣質的十六號呀!
你不是說他和阿扁一樣,以後有可能當總統嗎?」
王老師了解了,不過她張大了嘴,很驚訝的說:
「你說那個十六號呀?那是上學期的事了。
那個十六號轉學了,來了一個轉學生,
因為正好是男生,我就把他安插在十六號這個號碼。
這個十六號是個適應不良的問題學生,在前一個學校待不住才轉來的,
和原來的那個十六號完全兩樣。
他剛來的時候,只要他一進教室,全班同學就開始神經緊張。
好幾個科任老師都向我反映過,只有你沒來告過狀。
我嚇也嚇了,罵也罵了,還送去訓導處兩次。
我和家長天天打電話,都快煩死了。
後來不知怎麼一回事,他慢慢變好了,應該是漸漸能適應學習生活了吧?」
王老師接過作業,看了看說:
「這真的是他做的嗎?他寫在聯絡本上的生活小記,也沒寫得這麼好呀!」

王老師不敢相信的翻著作業,長久以來在我心中的疑惑終於一點一點的解開:
原來兩個學期的十六號是不同的人呀!
我在學期初見到的暴亂場面,也並不是針對我的,
我在毫不知情的情形下,竟然擁抱著一個這麼大的祕密!
我決定不把事情對王老師說得更清楚,畢竟這是我和我自己的祕密。
從這次以後,每當遇到表現失常的孩子,我總是抱著期待。
始終堅定的相信,只要哪天能揭開蒙在他外表那層偽裝,
得到孩子誠心的信任,一切都會有轉機。

我願意每個孩子,都是潛力無窮的,「神祕的十六號」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ood032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